沉迷摸鱼的菇啾

这里是菇啾

欢迎勾搭

本人文笔/画技超渣请注意!

我的爱好是划水和摸鱼
[笑]

很少更新。。。

诶嘿嘿,是一只害羞的金酱

老福特滤镜真的是该死的好看

原图在P2

[假装我更新了]是 @Aquarius 的私设兔化厂长然后被我坑过来了(什么)

此处缺失标题[凯柠]

  全程ooc+奇怪文风突变请注意!!!!    
      是患者凯x医柠
(上课乱想的奇怪产物)
      渣渣文笔 (我怎么又开坑了。。。)
      谢谢阅读
接受的话就请继续看下去吧

“医生,我病了”长发少女嘴中含着糖,坐在椅子上对前面的医生说道

    “嗯,姓名”

    “凯莉”

    “最近有出现什么症状吗”

    “有啊~特别喜欢。。。。。”凯莉从座椅上站起来,嘴角带着狡黠的微笑

    “喜欢什么?”医生放下手中的病例,抬起头望向眼前的少女,清澈的绿眸中带着疑惑

     “特别喜欢。。。。。医生你啊~”话语间凯莉手撑着桌子,脸靠近了医生的脸。

     “唉。。。凯莉小姐,请你不要玩这些小孩子的游戏好吗?”无视脸上浮现的红晕,在一瞬间让她又想起了那个。梦里的魔女。。
   
     “哼,不玩就不玩”
     “喂,安莉洁,本小姐的病你什么时候才能治好啊 ”凯莉重新回到座位,翘着腿问向那位医生

     “快了,还有一个周期。。。。”被称呼为安莉洁的医生不断翻着手中的病例,头也不抬

     “嘁,要不是老骨头说来这能搞清楚那个奇怪的梦境,本小姐才不乐意来这种破地方呢,走了走了”黑发少女在吃完那根糖后,礼貌性挥了挥手走了。。。

     这件事情,还要从一年前说起
    
是梦。。。

     “你。。。占了我的位置了呢。。。”她指着树下的长发少女说到
   
     “又没有什么关系,坐过来好了,本小姐又不小气,勉强把身边的位置给你点好了”

     “我的占卜可是很准的!!”她气呼呼的望着眼前的人
    
     “本小姐可不信这种东西”

     “这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。。。因为。。。你将会喜欢一个会占卜术的女生”不知道为什么说到最后她的脸越来越烫了

       看着眼前人有趣的表情,不禁笑了出来“本小姐可并没有说不喜欢会占卜的人,会占卜的女孩子眼前不就是有一个吗。”
      

梦醒

       “啊。。。怎么会做这种奇怪的梦,看来明天会发生一些事呢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果不其然

       “喂,你们这有没有一个叫安莉洁的医生,本小姐找她有事”黑发少女询问着路过的护士

        “前面那个蓝色头发的就是安医生啦”好心的小护士指了指前面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就是,安莉洁医生吗”少女直接拍上了前面人的肩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找我有事?”当安莉洁转头的时候瞳孔微微收缩,她。。。太像梦里的那个魔女了

         “实际上我昨天晚上做了个奇怪的梦。。。”



tbc

(剩下的明天发)
     

结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【瑞金】作者:我想不出题目了

小学生文笔废话依旧那么多


ooc请注意


cp向为【瑞金】

与这篇没有任何关系的上篇(大概)



   “哈~姐姐早上好~格瑞早上好~”刚洗漱完的金打了个哈欠对着正在帮格瑞上药的姐姐打了个招呼。“你终于起来了啊,哝你的早饭在桌子上”秋继续帮格瑞上药。


    “嗝儿瑞你不废疼咩”金嘴里叼着块面包看着在被上药的格瑞不禁问道。“谁听的懂你在说什么啊,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说话”秋对自己的弟弟吐槽道并收起药水拿出了绷带。“咳咳,我刚刚说,格瑞你不会疼的吗”把叼在嘴里的面包咽下去之后问道。


     格瑞摇了摇头。“哪和你一样上个药还哭哭唧唧的。”收起手中的绷带和边上的药箱“好了,格瑞”“谢谢”格瑞看着自己缠好绷带的腿和手臂向秋道谢。


     秋收拾了一下,准备出门“金,不要到处乱跑好好照顾格瑞”“好~”在各种事项向金嘱咐之后出门了。


     一分钟之后.......


    “格瑞~我们出去玩吧。”就在秋刚出去没多久金就向格瑞提议道。“可是,秋姐说不能出门要好好照顾我”“没有啊,姐姐说的是不要到处乱跑,只是在附近玩玩不算是乱跑的。”格瑞“........”


    金拉着格瑞来到了离家不远处的一片草地上。现在正值春日。草地上开满了星星点点,不同颜色和相同颜色的花朵交织在草地上形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。“格瑞我们来编花环吧”说着金便找起了花朵以及较长的叶子。金顺带把格瑞的·那一份也收集好了。


    两人便坐在草地上编起了花环,就这样沐浴在春日温暖的阳光之下,不时还会有蝴蝶飞过。真是美好的季节~


    “格瑞格瑞,你看我编好啦~你看你看,是不是很漂亮!”编好了花环的金便向格瑞展示他的成果。“嗯(很漂亮)”“嘿嘿,那我先去抓蝴蝶玩儿啦,格瑞你继续。”


    格瑞看着金追着蝴蝶跑向远处,他看了看手里还未完成的花环,然后继续编制。在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金和格瑞回去了,当然灰头土脸的金毫无疑问的被姐姐数落了一顿。


    晚上,快要睡觉的时候格瑞给了金一个东西——花环。


   “哇,格瑞你编好漂亮,有谁教你的吗?”金开心的看着手中的花环向格瑞问道。“嗯,是母亲教我的”格瑞淡淡的回答,似乎还是不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任何情绪。


    “真好啊,我基本上没有什么关于父母的记忆,只有姐姐一直在照顾着我,保护着我,即使我受了伤也会细心帮我上药,惹了麻烦顶多也是说我几句。其实我一直知道姐姐她一个人照顾着我,支撑着这个家很辛苦.......”金抹掉了流下来的眼泪“对不起格瑞,和你说这些有的没的。快睡觉吧,要不然姐姐又要说了”


     金把花环放在了床边,钻进被窝里过不了多久便传来了平缓的呼吸声。格瑞摸了摸金的脑袋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晚安,金。”
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tbc

  


你自己就是被金捡回来的呀( ͡° ͜ʖ ͡°)✧

(没有B站会员只好去爱奇艺。。。)

【瑞金】金:姐姐我在路边捡到了个格瑞(老公)

第一次写文幼儿园文笔请见谅(可能会有一堆废话)

@孤魂的黑猫 逼着交党费后的产物

cp为【瑞金】  maybe可能或许会有少少量【丹秋】


  “姐姐!姐姐!”金发男孩刚进门就大声呼叫自家姐姐。“金,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在家里大喊大叫。”扎着两条辫子,围着围裙的少女在厨房里说到。“姐姐,我们家还可以再住一个人吗~”金满怀期待地看着姐姐。
  “这当然,不过金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秋回答到一半顿了顿向金问到。“哎呀,你就说可不可以嘛~”金试图逃避问题并且向姐姐卖萌。“。。。。。上次你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,就带回来了一只魔兽”秋用汤勺搅拌着锅里的东西,嗯看起来似乎差不多熟了吧。
   “这会不是魔兽!是格瑞!”金认真对着自家姐姐说到。“格瑞也不能(养),等下格瑞是谁?该不会是你帮魔兽起的名字吧?”秋已经习惯了自家弟弟的性格,不过没想到他居然还给魔兽起了名字(格瑞:。。。。。。)
    “不是啦,姐姐你听我说格瑞是一个男生的名字啦”金对着自家姐姐解释着。
     事情大概就是金无聊的在路边瞎晃悠,然后碰到了一位一头白发,手里还拿着一把较大铜制刀,脸上身上都脏兮兮但依稀能看出这是一个差不多大的同龄人。便热情与他对话然后被冷漠,然后金看着太阳快下山了然后就把格瑞带回来了,然后才想起要问一下姐姐
     “。。。然后你把人家带回来了?”秋听完后扶额说到。“对啊对啊,我让格瑞在门口等我了,看他现在还在那儿呢”金说着跑到了门边站在格瑞的身边,“格瑞~”本想来个拥抱却被对方躲了开来,于是和墙壁来了个拥抱。
     “噗,哈哈哈哈哈哈哈”看到这个场面的秋情不自禁笑出了声,缓了缓后向格瑞说“我的名字是秋,你可以叫我秋姐,或者是和我弟弟一样叫我姐姐就行。”秋对着格瑞笑了笑说
      “嗯”格瑞点了点头。金则是在格瑞不注意的时候扑到了格瑞身上“太好啦,以后格瑞和我们就是一家人啦!”说着还蹭了蹭格瑞。格瑞因为措不及防的拥抱呆了一会儿,耳尖上带了点红色。
      “好啦~金,放开格瑞去洗手吃饭了”秋看着被金抱住的格瑞笑了笑,便催促俩小孩去洗手然后吃饭
       这顿饭金吃的非常开心,甚至还多添了一碗饭。
     到了该睡觉的时候,由于房间还没整理好格瑞便暂时和金住一个房间,秋在第三次向被窝里的金叮嘱,不能把人家格瑞从床上踢下去后离开了房间。“格瑞,格瑞,姐姐已经走啦,喂~格瑞~你已经睡了吗~”在姐姐出房间后,金从被窝里冒出半个身子,压低声音对身边的格瑞说到。
    “别吵”格瑞闭着眼向金说到“格瑞,我就问你几个问题,问完我就睡觉。我刚看见你的时候,你脸上有着血迹,手臂上和腿上还有一些被刮伤的口子,身后还背着一把刀你,到底是怎么受的这些伤的呢?要是我的话我...我应该...早就...早就...呼.......呼.......”金说着说着便犯起困来睡着了。“笨蛋”格瑞帮她盖好被子轻声道
       这一晚, 格瑞没有梦到和逃亡时候一样,族人被杀母亲和父亲死在自己眼前的事,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事发生,却不能阻止。
        这晚格瑞梦到了一个金发的男孩,他没有向其他人那样用着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,直接跑过来用那双纯净不含任何杂质眸子看着自己,似乎打量了一番然后笑了笑说:“我叫金,你叫什么名字呀”“格瑞”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tbc
(相信我,我不会写刀的)